<output id="5v3r3"><mark id="5v3r3"></mark></output>

    <form id="5v3r3"></form>

      <form id="5v3r3"></form>

            <form id="5v3r3"><form id="5v3r3"></form></form><form id="5v3r3"></form>

                      <em id="5v3r3"><span id="5v3r3"><track id="5v3r3"></track></span></em>

                      <form id="5v3r3"></form>
                        中文 English 中再集團首頁

                        瑞幸吃瓜還有誰?——上市中介的風險與安全墊

                        日期:2020-09-16 字號:


                        瑞幸事件的調查還在持續進行,根據鈦媒體6月6日消息,我國有關部門已經掌握了陸正耀參與公司財務造假的指令性電子郵件,陸正耀將被公訴,極有可能面臨刑事追責。同時,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和財政部先后對瑞幸進行了調查,已經掌握了造假的諸多證據。

                        此前瑞幸披露的內部調查報告顯示虛假交易行為只系COO等人所為,現最新報道事態出現反轉,真正責任主體可能是誰,還有誰,事實的真相正不斷浮出水面。

                        我們先來捋一捋瑞幸事件大致經過:

                        2020 年1 月31 日,渾水發布做空報告,稱瑞幸捏造公司財務和運營數據。2月3日,瑞幸否認渾水指控。(虛增交易額22億,瑞幸咖啡盤前暴跌85%新浪[引用日期2020423]

                        2020年2月4日,中金公司公開發表研報,力挺瑞幸。同日,海通國際發布研報,指出做空報告存在一些缺陷,如選擇的數據、錯誤的會計標準,以及對瑞幸商業模式缺乏了解。瑞幸業績造假實錘 IPO聯席主承銷商瑞信、大摩、中金、海通國際站上風口浪尖鳳凰網[引用日期202043]

                        2020年4月2日消息,美國多家律所發布聲明,提醒投資者,有關瑞幸的集體訴訟即將到最后提交期限。在2019年11月13日至2020年1月31日間購買過瑞幸股票的投資者如果試圖追回損失,可與律所聯系。遭渾水做空后續:瑞幸咖啡將面臨多家律所的集體訴訟新浪[引用日期2020423]

                        2020 年 4 月 2 日,瑞幸發布公告成立特別委員會進行內部調查,初步調查顯示從 2019 年二季度開始到 2019 年第四季度由公司 COO 劉劍等員工產生虛假交易 22 億元。(虛增交易額22億,瑞幸咖啡盤前暴跌85%—新浪[引用日期20200423]

                        多事之年不消停,瑞幸事件真是如同多米諾骨牌般引發一連串連鎖反應,不僅美國上市中概股公司遭遇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機,投行等上市中介機構恐也未能幸免。前段時間,瑞幸董事長陸正耀控制的投資公司Haode Investment Inc已在香港起訴其上市投行之一的瑞信公司,要求其就涉嫌違反一項5.32億美元貸款安排中的職責做出賠償。除此之外,其他投行、律所、會計師事務所等中介機構同樣不排除會因類似或其他事由,而面臨來自發行人、股民、監管機構等相關主體的索賠、問責調查或處罰。

                        來因去由,以下剖析一二。

                         

                        中介機構在企業上市過程中面臨的風險

                         

                        中介機構作為資本市場的“看門人”,是資本市場建設的重要支撐,在企業上市過程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同時也面臨巨大風險。

                        以瑞幸事件為例,事態發展目前尚存在較大不確定性,其將面臨退市。為拓寬賠償渠道,在追責方的訴訟或索償主張過程中,安永、瑞信、摩根士丹利、中金國際、海通國際等中介機構都有可能會被追加為被告,這取決于上述相關機構是否參與共謀造假或有疏忽過失行為的嫌疑。若上述機構被認定為有此類行為,將會與瑞幸及瑞幸高管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比如,上述提到有的投行既為瑞幸的上市作了保薦,又在渾水造假報告發布后給予評價積極的研究報告,除非能證明已克盡職責且清白無辜,多多少少恐難避免投資人以信息誤導之由追責求償。在這方面,國內外都有一系列法律法規進行規范。在實務上,美國的證券相關集體訴訟律師通常也會將上市中介、律所、會計師事務所及發行人公司及其董監高人員一同提起訴訟。

                        根據瑞幸上市地美國相關法律規定,證券服務機構與發行人共謀,其需要承擔連帶的證券欺詐責任;服務機構存在過失,沒有履行披露信息的專業高度注意義務,要相應承擔向投資者賠償的民事法律責任。

                        針對上述風險,我國《證券法》也做出了如下規定:證券服務機構制作、出具的文件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給他人造成損失的,應當與委托人承擔連帶賠償責任,但是能夠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除外。

                        另外,根據我國20161月開始實施的IPO新政規定,保薦人承諾因其為發行人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制作、出具的文件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的,將先行賠償投資者損失。先行賠付制度進一步強化了保薦機構的責任。

                         

                        安然事件對中介機構操作風險暴露的警示


                        2001年,轟動一時的能源巨頭美國安然造假事件爆雷,中介機構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會計師事務所巨頭安達信破產,從此全球五大會計師事務所變成“四大”,事件中的三大投行花旗集團、摩根大通、美洲銀行因涉嫌財務欺詐被判有罪,需向安然公司的破產受害者分別支付20億美元、22億美元和6900萬美元的巨額賠償。不過由于此前他們購買了FIPI(金融機構職業責任保險)和D&O(董事、監事和高管責任保險),已將部分責任風險轉嫁給保險公司,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自身的損失。

                         

                        國際市場上中介機構的風險規避操作


                        面對巨大的操作風險敞口,國際上各大中介機構普遍都進行了非常全面的保險安排,瑞幸起訴瑞信有可能啟動金融機構職業責任保險Professional Liability Insurance for Financial Institutions,簡稱“FIPI”,主要保障金融機構提供金融服務過程中,發生的不當專業行為,第三方提出索賠導致的損失),該保險在國際資本市場上是中介機構的標配。

                        同時,針對上市時的相關風險,承銷商也可以通過招股書責任險/公開發行證券責任險PUBLIC OFFERING OF SECURITIES INSURANCE POLICY,簡稱“POSI”,主要保障因招股說明書披露責任而導致的被保險人遭受賠償請求所引致的損失)來獲得保障。若承銷商遭受證券發行賠償請求,則保險人根據承銷協議項下發行公司應承擔的賠償義務對承銷商進行賠償。

                        此外,針對金融機構雇員與他人串謀的不誠實或欺詐行為而導致的各項損失等,可通過金融機構綜合保險Bankers Blanket Bond,簡稱“BBB”)進行保障。   

                        除上述保險產品之外,針對金融機構網絡安全事故或數據信息泄露等事件產生的風險,可通過投保網絡安全保險Cyber Insurance 或 Cyber Security Insurance進行規避。保障責任為金融機構因網絡安全事故導致的第一方損失(包括應對事故花費的處理費用、數據恢復費用、營業中斷損失、網絡勒索等)及對第三者的責任(包括因發生事故應依法向第三方支付的賠償及抗辯費用、應對監管調查的調查費用、數據安全責任、信息泄密責任、外包商信息泄密責任等)。

                        另外,關于D&O(董事、監事和高管責任保險)在此類風險的應用,已有文章論述,此處不再贅述。

                         

                        我國市場中介機構的保險安排情況 


                        由于國內保險市場供給不足,以及FIPI(金融機構職業責任保險)、BBB(金融機構綜合保險)等險種投保時對金融機構披露信息的要求較為嚴格等原因,國內整體投保率并不高。但是我國中資金融機構的海外分支機構由于當地環境和風險等因素,普遍會購買相關保險。不過據了解,在實際操作上也存在一定問題。比如有的中介機構大陸母公司的相關保險,經由其境外子公司通過當地保險經紀人,向境外的外資保險公司投保,在合規和保險管理的專業上這種模式頗有值得商榷的地方;另外,也會存在不同海外區域單獨出具保單、保單起始日期不一致、保單管理較為繁雜等問題。

                        除了上述舶來品,根據我國監管部門關于上市保薦人的先行賠付責任的相關規定,我國保險機構創新研發了適應中國國情的保薦機構先行賠付責任保險。該險種可將保薦機構先行賠償投資者相關損失的責任,用保險的方式進行風險轉移,在限額范圍內能夠充分覆蓋保薦機構所承擔的先行賠付責任而導致的經濟損失。目前,我國已有部分投行進行了此險種的安排。

                         

                        近年來,我國資本市場已步入全面深化改革階段,壓實中介機構責任逐漸成為監管執法的重點之一。隨之而來其承擔的風險也不容小覷,參考國際通行做法與經驗,通過專業保險經紀人進行必要、合理的保險架構設計實屬應考量之舉。

                         

                         

                         

                        聲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學術觀點,不應視為任何正式法律意見或保險建議,亦不代表作者公司觀點,歡迎大家探討與交流。如需轉載或引用該文章內容,請私信溝通。

                         

                        本文作者

                        王偉

                        特殊責任險負責人 華泰保險經紀有限公司

                        wangweibj@huatai-serv.com

                        010-5653 3679

                        快速赚钱的方法